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热点 > 明星动态 > 2018博导最近为何频频招黑 陈小武事件怎么回事

2018博导最近为何频频招黑 陈小武事件怎么回事

更新:2018-01-12 20:46:21来源:剧情狗整理作者:狗小编标签:网络热点

最近,两个刷屏事件,让博导成为了一个热议话题。一个是北航博导陈小武性骚扰多名女学生的新闻,今早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发出公告,陈小武被停职。一个是西交大博士杨德宝被博导奴役跳河自杀的新闻。就在刚刚,对外经贸大学女生爆出对外经贸大学教授性骚扰的新闻,校方紧急回应,正在核实。

2018博导最近为何频频招黑 陈小武事件怎么回事

博导频频招黑事件

教师侵害学生的新闻事件,近期其实并不鲜见。小学教师性侵女学生,幼儿园幼师虐待儿童等等。这次被黑的博士生导师,却显得有些另类。

一是这次被黑的人,是博士们的导师。他们身处象牙塔般美好的大学校园,被人们尊敬地称为教授、科学家,是具有极高社会声誉的高级知识分子。

二是被侵害的对象,是正在攻读最高学历的博士生们。他们首先都是成年人,大部分奔三,少部分已过而立之年,他们被认为是学富五车的未来科学家、未来教授,他们却也在遭受侵害。

一时间,网民们议论纷纷。

涉事博导被骂是免不了的,一石激起千层浪,博导奴役性侵博士生的事件激起了无数再读博士们的纷纷吐槽、抱怨、爆料,终于把博导这个群体拉到了风口浪尖上了。

被害者也未能幸免,有人说,博士们都是成年人了,为何在遭遇犯罪的时候不能保护自己,而是选择忍气吞声,甚至自杀了事?是不是故意炒作,为何被侵害多年后才和盘托出,早干嘛去了?还有些人在指责博士群体读书读傻了。

当然,也少不了我们的背锅侠,教育部门、校方。教育制度、博导制度也成为大家鞭笞的对象。

作为一个毕业多年,至今仍在从事科研工作的博士,我想好好说一下博导制度。博导制度的遗毒,何止是仅仅在侵害在读博士那么简单,早已经在荼毒整个科研圈了!

博导制度

我觉得有一位知乎网友对博士生与博导之间的关系描述特别贴切。他说,博导和博士生之间的生产关系,实在是太落后了我想说,这位网友得形容太贴切了!

2018博导最近为何频频招黑 陈小武事件怎么回事

截图自知乎。

博士生们常常称自己的博导为“老板”。

一个原因,老板们会给博士生发电微薄薪水供养家庭,一定程度上构成了雇佣关系,博导是博士生的“领导”。博士生们早过了父母可以供养的年纪,还有一些是已经生儿育女成家立业的老博士。通过承接博导的横向课题或纵向课题,一方面获取“微薄”收入,一方面磨砺自己跨入科研的大门。当然,绝大多数的博士是免费劳动力,连微薄的收入都没有。

另一个原因,博导能够极大影响甚至决定博士生是都能够如期毕业拿到博士学位,以及能否得到博导人脉关系的推荐,找到理想的工作。就是这个原因,让很多博士尽力满足博导的几乎任何要求,毫无脾气!

从杨宝德的悲剧、陈小武的猖狂,我们能够清楚地看到,博导手中决定博士生能否顺利毕业拿到学位地权杖,可以轻松夺取少女的贞洁,七尺男儿的生命。

在这种极其不对等的关系中,说博士生处于被奴役的地位,的确不为过。身边太多人,为了能够顺利毕业,极尽谄媚,送礼、奉承,投其所好,甚至有些博士生们将自己的研究成果双手奉上。例如,北航陈小武的举报人中就有人指出陈小武" 自身学术水平低下,侵吞学生科研成果:陈近年所发论文,无一有实质贡献,但其抢占了几乎所有重要论文(所有CVPR, SIGGRAPH等)的第一作者。”

试想,博士生涯三年,有些学科攻读博士学位甚至需要四五年的时间,如果让延毕的压力如影随形四五年的时间,已经足够侵蚀一个人的独立人格了。

有素质的高博导

不过讲真,绝大多数的博 导并不像陈小武、周某某之流利用手中权杖去压迫学生。可以说,如此不堪的导师也是奇葩中的奇葩,百年不遇。但是,这并不妨碍博士们依旧是被奴役的。

因为博导手握大量博士生艳羡的资源,而近几年博士生严峻的就业形势,让每一个读博士的人都盼望着通过博导的人脉关系和资源,登上人生巅峰。因此,博士生们想要找个好工作,就不得不向博导低头,尽管绝大多数博导对于学生的就业往往并不关心。

西交大的杨德宝希望能够得到导师周教授的推荐,去国外访问;北航陈小武更不用说了,用好课题、好资源利诱学生。其实,怀有杨博士这样心思的博士生太多了。有些博士生希望博导带着发top论文;有些博士生希望博导推荐工作机会……

说到这里,大家大概也能够理解博士这个群体了。在现在这个什么都争什么都抢的年代,如果不是能够期许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一个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机会,谁又会寒窗苦读近三十载?

博导手中的权利,能决定博士生能否毕业戴上博士帽;博导手中的资源,聊扯着博士生们不择手段、费尽心机地讨好导师,为自己谋取一个好工作。这一点,足够将博士们奴役起来,无力反抗。

博导和科研

博士们都很熟悉一个词语,叫“师门”。大家也很熟悉另外一个词,叫“学术近亲繁殖”。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博士生留校尤为常见。师生关系变成了上下级关系,博士生们出于“尊师重道”的惯性,学术思想一路近亲繁殖难以创新。这大概是近年来多所高校和科研院所提出不许本校博士留校的重要考量。

对于那些没有继续留在导师身边的博士生们,对导师的顺从,在步入工作岗位后,演化成了对领导的顺从。目前,我国绝大多数博士的就业去向是在体制内,包括科研院所、高校,事业单位。这些单位与博士们待了近三十年的校园环境极为相似,领导代替了博导的位置,奴性继续发挥,对领导尤为顺从。

但是,让人欣慰的是,此类博导侵害学生的事件被频繁爆出,越来越多的博士小绵羊们开始勇敢地反抗起来,这至少给我们一些希望,期待着“高知奴隶阶层”的揭竿而起。

更让人欣慰的是,越来越多历经奴役的博士生在毕业后走向了高校教学岗位。他们正在用一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宽仁之心对待未来的硕士生和博士生。

相信正能量很快会终止眼前的黑暗。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发表评论
已有0人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网友评论

关于剧情狗 | 联系方式 | 发展历程 | 剧情狗帮助 | 广告联系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论坛转帖

鄂ICP备17009381号-1